關于我們 RRS sitemaps 網站地圖

首頁 > 網絡營銷 > 正文

SEM論壇

醫院院長分享轉載:從熱播劇《心術》看醫院運營七大難題

2012-09-20 23:22:26 |  評論:0  |  點擊:  |  SEM論壇

自5月3日開播以來,電視劇《心術》收視率越來越高,《生命時報》也曾做了詳細報道,采訪主創人員,觸碰醫患之痛。有人說該劇拍得“不夠專業”、“表演不出彩”,也有人說它是“夢想照進現實的烏托邦,將深陷在矛盾深處的東西抽絲剝繭,提煉、升華”。無論怎樣,劇中所反映出的醫患矛盾是最現實的難題,值得我們關注與思考。

難題一:“鋼絲男”該不該救

劇情重現:一位貧窮的晚期癌癥病人,絕望地把一根鋼絲插進頭部來逃避病痛,卻幸運地活了下來,但是他沒錢治病。劇中,要不要救這位“鋼絲男”的爭論困擾著醫護人員。最后,醫護人員自發捐款幫他籌集了治療費。

現實中,這種患重癥、絕癥卻沒錢治療的患者屢見不鮮。香港艾力彼醫院管理研究中心一位專家表示,對于患者沒錢的問題,可以通過兩種途徑解決:一是由政府建立醫療救助基金,二是由社會愛心人士建立慈善基金。醫院對此也有不少苦衷。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副院長王擁軍透露,他們醫院這幾年的醫療欠費達1千多萬元。“急診欠費最突出,患急癥、重癥卻沒錢的病人非常多,有的病人是警察送來的,不能不救啊。”王擁軍向記者介紹了美國的經驗:美國公立醫院60%的急診病人沒錢,醫院便先救人,然后將賬單寄到病人家里。如果一直不付賬,會有人去病人家中調查,若有錢不付,其未來信用度將受極大影響;若真沒錢,則由州政府埋單。

難題二:器官移植來源短缺

劇情重現:大師兄劉晨曦的女兒南南患有嚴重腎衰竭,劉晨曦夫婦焦急尋找、等待腎源。期間,一個遭遇車禍的女孩瀕臨死亡,腎臟和南南匹配,但女孩的父母卻拒絕捐獻器官。

像南南這樣等待器官移植救命的患者不在少數。據了解,目前中國每年有超過150萬名患者需要通過器官移植拯救生命,但每年可供移植的器官數量不足百分之一。衛生部數據顯示,2003年我國“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獻”的數字為零,經過多年努力,中國每百萬人捐獻率達到0.03,但仍與全球器官捐獻率最高的西班牙相差逾1000倍。

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出版社社長、中國醫學科學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主任袁鐘表示,由于科學普及不夠,公眾對捐獻器官的認知度低,加上中國傳統思想強調“形神合一”,中國人普遍認為人死之后把身體保存好,才能把靈魂保存好,所以自愿捐獻器官的人少之又少。袁鐘建議,除了政府和醫院加大宣傳外,還可以借鑒臺灣一些機構的做法,招募義工對病人進行臨終關懷,對病人的人生進行贊美,然后說服他們,在離世后捐獻器官讓生命更有價值。

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表示,在衛生部和紅十字會組織下,我國即將建立器官移植應對系統,包括受者管理系統、等待器官列表管理系統、捐獻者管理系統和器官分配/匹配系統。《人體器官移植條例》年內應該會“出爐”,衛生部將加大對器官移植的監管力度。

難題三:醫生安全誰來保護

劇情重現:新護士張曉蕾對工作盡職盡責,懷抱理想。但在一次值班時,她被前來醫院大鬧的患者家屬打得滿身是血,面部嚴重受傷。張曉蕾的職業信念發生了動搖,隨后辭去了護士工作。

近年來,“惡性傷醫”事件頻發。一項針對全國270家醫院的調查顯示,73.33%的醫院出現過病人或家屬毆打、辱罵醫務人員的現象;61.48%的醫院發生過病人去世后,家屬在醫院燒紙設靈堂、圍攻威脅醫生等事件。

袁鐘表示,醫生本應是一個受人尊敬的職業,不應該受到任何暴力威脅。但由于醫患間缺乏溝通,加之醫療改革中產生了一些矛盾,導致傷醫事件頻發,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結果。保護醫生安全,首先應該嚴厲打擊傷醫行為;其次,在面對問題時,醫生之間要作為一個團隊多溝通,有經驗的老醫生多幫助新醫生,從中化解矛盾;再次,應該深化醫改,從制度上杜絕暴力;最后,醫生要學會溝通、加強溝通,有問題和患者解釋清楚,給病人以希望,讓患者和家屬增加對醫生的信任,才能緩和醫患關系。

難題四:先簽字還是先救人

劇情重現:優秀醫生谷超華,在患者家屬未到場簽字的情況下就進行了手術。想不到患者突發心臟病死亡,家屬執意打官司,最后谷超華被迫辭職。

幾年前,北京就發生了一起“家屬拒不簽字,醫院不做手術,導致孕婦和胎兒雙雙死亡”的事件。此事引發了社會對“先簽字還是先救人”的熱議。當時,北京市衛生局官員表示,在依法履行告知義務而患者及其親屬仍明確表示拒絕手術的情況下,醫院暫不進行手術的做法不違反法律規定。這一表態,曾引起極大爭論。此外,也有一些醫院,在沒有家屬簽字但是患者病情危急的情況下,采取了“先救人”的做法,將生命權放到了最高位置。

袁鐘認為,由于對個別人不信任,制定了一項對所有人都不信任的條款,導致了醫生在簽字問題上非常為難。這將導致發生緊急情況時,如果患者家屬未簽字,患者得不到救治而死亡。醫院在程序上沒有任何問題,但在道義上會受到譴責。究其原因,仍是醫生和患者相互不信任。解決這個問題,首先應該從法律條款上進行改革;其次,可以借鑒國外經驗,比如成立專業和獨立的醫療事故裁決機構,若發生醫療事故,裁決機構會從醫療和法律兩方面來衡量;再次,患者家屬對院方的理解也很重要,部分家屬基于對醫方不信任,不肯簽字,實際上是對患者不利,也把醫生置于被道德拷問的境地,兩敗俱傷。

難題五:“診療費沒停車費貴”

劇情重現:神經外科醫生霍思邈急診的掛號費是8元,可他在醫院的停車費要10元。他氣憤地說:“為什么我救人還得往里搭錢?”

霍思邈的憤怒不無道理。普通掛號費4.5元,副主任醫師8元,主任醫師14元,這是30年前的收費標準,至今還在沿用。醫生的專業技術費用偏低,與此并行的是以藥養醫和設備比人值錢。一位醫院管理專家表示:“不尊重醫生的勞動就是不尊重知識、不尊重生命。醫生是培訓時間最長的職業。培養一位能獨當一面的醫生,需要20年時間。如果一個醫生竟然還要糾結于幾塊錢的停車費,說明醫生的待遇太低了。低下的待遇必然帶來不夠陽光的收入。”王擁軍認為,提高技術收費是大趨勢,讓醫生更有尊嚴地工作,有一份更為合理的收入。

難題六:術前談話嚇死人

劇情重現:小鄭大夫模仿高年資大夫的語氣和神態,跟家屬進行手術前談話,他描述的術中、術后并發癥,把病人家屬嚇得夠嗆,最后竟不敢同意做手術了。

現實生活中,也有很多患者家屬表示,醫生手術前簽字的談話太嚇人。中國醫師協會法務部主任鄧利強律師表示,患者對手術前簽字的誤解很多。其實,這是手術前醫患之間必需的溝通交流程序,也是我國《侵權責任法》第55條所規定的條款。“患者簽了字,不等于出現問題醫院不負責。”鄧利強強調,手術出問題分兩種情況,一是難以避免的意外,二是由于大夫不認真造成的失誤。手術前簽字主要針對前者,醫生給患者做手術,是在一定風險下為患者提供幫助,因此必須向家屬充分介紹風險,并且醫生會盡量避免意外發生。但是,醫生的語氣和態度要盡量和緩,讓患者和家屬減輕心理負擔。

難題七:“花了錢就必須看好病”

劇情重現:幾個病人家屬突然沖進醫院,把急診室砸了。理由是:“我們看病花了那么多錢,卻沒看好。”

“花錢就是消費,到醫院也是一樣”,這是很多人的想法。鄧利強律師說:“把看病當作一種消費的觀念是民眾普遍存在的誤區。醫療服務是一種不能保證結果的服務,因此不是消費。很可能醫生努力了,病人病情卻沒有好轉,甚至可能去世。因此,醫生的行為是否符合負責任的專業技術人員的標準,才是評判醫療服務好壞的標桿,僅僅以是否滿足患者愿望為依據是不可取的。”醫學是一門實踐性很強的學科,有局限性,科學再發達,也可能出現瑕疵。

關鍵字:醫院運營




抢红包送彩金